豹多的泪痣

我不想再画了

一间屋子就像一个梦,它是精神之屋,一间真正的精神之屋,一种轻微的粉红和淡蓝弥漫于室内呆滞的气氛中。心灵沐浴在懒惰之中,懊悔和欲望为它染上馨香。一种在暮色苍茫里闪着蓝光和暗玫瑰色的东西,犹如瞌睡之中的快乐的梦。

一 切 都 会 变 好 的 吧